0649_a5208

0 Comments

   “南诏!”

   一提到这俩字,王初雪的神色就不由得一变!

   三年前在临安遇到了那个南诏高手差点就要了她的命,以至于一提到南诏,王初雪就显得极为愠怒,同时眼中又不由自主地闪过一丝惧意。

   如果不是碰到陈强,她只怕已经巫蛊攻心而死。

   此番陈强让她独自一人去南诏,王初雪当真是有些惧怕。都说一着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这绝对不是夸大其谈。

   哪怕王初雪身上的巫蛊已经被治愈,可是一想起那巫蛊钻心的痛苦,王初雪还是显得有些害怕。

   “就是南诏,虽然南诏距离这里很远,但是南诏物资充沛,加上又没有战事,所以南诏那边绝对有足够的粮食供应给我们。而且对方绝对想不到我们会从南诏运粮过来。”

   陈强一脸高深莫测,敌人有敌人的张良计,他有他的过墙梯。想要用粮食来限制西楚国不失为一个妙计,可是运筹帷幄的陈强早就已经想到对策。

   王初雪当然知道南诏物资充沛,只是南诏为什么要和西楚合作?而且还要冒着和大宋皇朝为敌的风险悄悄运送粮食到西楚来?

   “你拿着这东西去了知道,放心,有此物在身,便是蛊王都奈何不了你。你只需要找到南诏门的宗门所在,以南诏门在南诏的影响力,我想要的这批粮食绝对可以得到。”

   陈强自信满满,虽然不知这八百年前的南诏是何模样,可是他从苏拉提手中得到的蛊王之术却是千真万确。

   南诏巫蛊对于南诏的重要性绝对是不言而喻的,只要南诏门愿意帮忙,以南诏的国力,支援一个西楚绝对不在话下。

  
光影清纯少女午后唯美动人艺术图片

   听到陈强信誓旦旦的保证,王初雪便不再害怕。收起陈强交给的小瓶子之后便策马奔向南诏,她有一品境界的实力,就算是郭守阳想要半路拦截,只怕也拦不住!

   “公子,楚地距离南诏足有千里之遥,便是快马加鞭也要十日才能赶到。若是一切顺利,王将军运回粮食至少也是一个月之后,这一个月内,我们可如何是好?”

   莺莺面露愁色,她着实是没有办法不愁。

   西楚复国固然是踏出了最有力的一步,可是接踵而至的难题便一个个现实的摆在眼前。

   最紧要的莫过于粮食,没有粮食,西楚国根本熬不过这个冬天!

   “莺莺你别着急,我自有妙计。那郭守阳能够收走粮商的粮食,他难道还敢把勋阳有所百姓的粮食都一并收走不成?只要勋阳百姓手中还有粮食,我们西楚就能熬过这个冬天。”

   陈强一脸信誓旦旦,仿佛粮食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一般。

   此话一出,不止是莺莺,就是朝堂上下所有人都不禁对陈强露出了疑惑的目光,大家都在想,陈强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!

   陈强嘿嘿一笑,顺手就从身上掏出来一张早就准备好的布条。

   布条一摊开,在场的人纷纷愣住了。

   只见这布条上洋洋洒洒的写了四个大字——神医再世!

   陈强要当神医?

   是的,陈强要当神医!

   西楚国出了个包治百病的神医,此消息用了不到三天就传遍了勋阳大地,便是连周边的襄樊和邵州都有类似的消息传开。

   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,再加上大宋皇朝内患严重,加之瘟疫横行,使得整个大宋土地上不缺乏病人,更是不缺乏瘟疫和怪病。

   陈强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利用自己的药王经来为西楚争取粮食。他自诩这世界上没有多少病症是他治不好的,而他治病又不收钱,只要粮食就可以帮忙医治!

   不得不说陈强的这个想法非常好,郭守阳虽然能够管得住勋阳城,但勋阳城外还有那么多百姓,郭守阳不可能每个人都管得住。

   再者说,病疾就要投医,难道郭守阳还敢不准让人看病不成!

   除非郭守阳是想激起民愤,否则郭守阳就算知道陈强是在以此屯粮,他也绝对不敢阻止!

   一时间,想要看病的百姓们纷纷带着粮食来到了楚地,积少成多之下,西楚国的粮仓总算是有了一定的存粮。

   “公子快歇息歇息,整日的替人看病,都把公子弄得憔悴了。”

   莺莺掏出手绢,细细的为陈强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。

   从早到晚,陈强别的事情都不干,就光为前来的患者看病。到了晚上,陈强更是不能休息,他还要抓紧时间炼丹,为西楚锻造农用工具。

   一段时日下来,陈强整个人都瘦了一圈。

   不过陈强身上的气势却是变得更加稳重,这也难怪,因为每天耗尽玄气又吸纳玄气,其本身就是一个修炼提升的过程。

   这不,陈强的实力已经逐步恢复到了一品境界,连同药王经里的太玄篇都隐隐有重开的迹象!

   “我不累,莺莺你才是辛苦了,最近都饿瘦了。”

   “哪有,莺莺明明就长胖了,公子你看,莺莺都有小肚子了。”

   莺莺故意挺起小腹,装作是吃胖了的样子。

   陈强被莺莺这一举动逗笑了,随即打趣道“你就别自欺欺人了,瘦没瘦本公子还能不清楚?你看你这里都不挺了,再这么瘦下去,以后怕是比本公子还平呢。”

   “呀!”

   莺莺一声惊呼,要是变得比陈强还平那还了得!

   不过低头看去,莺莺才发现陈强是在和她开玩笑,当即就小嘴儿一撅,道“若是比公子还平,公子是不是就嫌弃奴家了?”

   “瞧你这说的是什么傻话,我是担心你把吃的节省下来分给大家,到头来自己的身体会撑不住。傻丫头,你可是西楚公主,若是你的身体都垮了,这西楚谁来主掌大局?”

   陈强怜惜的揉了揉莺莺的脑袋,这丫头越来越有西楚国公主的责任和担当了。

   莺莺嘻嘻一笑,非常享受的将脑袋往陈强手中摩挲,道“这西楚不是还有公子么,只要有公子在,西楚的大局就不会崩塌。”

   陈强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,以前的他可都是当甩手掌柜,哪像如今这般的倾力倾为。

   “楚玄卿啊楚玄卿,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,我付出了这么多,到头来若是一场空,我必定挖你祖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