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秋葵视频app

0 Comments

() 虽然心里在暗暗发狠,不过鹿正康很熟练地倒退回了楼梯下方平台,七位海盗快步追来,速度却有先后,落在后排的两个海盗一发狠,直接朝前跃出。一时间,鹿正康身前上方一片空间居然无处不是刀光剑影。

面对这般攻势,鹿正康觑着破绽,当先一锤击中一人,力道甚沉,中者立扑。

随即他抽身后退,直到背靠墙壁,飞身而来的两名海盗一边一个,直指他的双肋,鹿正康在千钧一发之际,侧向翻滚,对方的长刀在墙面上打滑,身形撞在壁上,不等翻身,鹿正康追来又是两锤,中者亦扑。

鹿正康蹿回楼梯拐角,当前又有一刀劈来,他半步走下台阶,使得对方挥刀为扶手所阻,正好落在其发力死角,鹿正康抬手刁住其持刀手腕,发狠一折,拧断其腕骨,手掌攥不住拳,长刀落下,又被鹿正康接住,现在他右手持锤,左手捏刀,倒像个双持狂暴战。

这些敌人,没有鲜活的意志,受再大的伤也不发一声,他们体内流出暗红色的浊血里都带着亵渎的气味。

鹿正康狂舞双刃,似犁庭扫闾,来袭之刃被他旋转风车般的兵器轨迹击飞,碰撞的血肉被转瞬打碎。鹿正康虽然在高速旋转,可刀锤的落点却似解剖般精确,咽喉、侧脑、手臂,都是在不会过度阻碍转速的部位落手,只听得噗噗塔塔声接连响起,海盗的头颅似被枪击的柿子般炸开,浊血迸溅在舱壁上,仿佛泼墨的画幅。

鹿教宗气势汹汹地拎着刀锤继续深入,拿了两把武器后,他的气质都变得惨烈起来,见面一套礼节性的大风车,包治百病,想让对方死成什么模样都行。

迅速清理了海盗,鹿正康抵达尽头,前方是上到甲板的扶梯,而他已经隐约嗅到那股森寒的咸腥味了。

无言深渊在等着他。

鹿正康从怀里取出神圣书页,将之裹覆在一刀一锤上,白金色的,迷蒙的光从书页里渗出,将丝绸的纸质溶解,化作一汪圣水渗入武器内,这是给武器加了神眷祝福。鹿正康感到有些好笑,想他也是堂堂飞面神化身,近神之物的创造者,而今神国坍圮,信仰无存,他还得借助外物来给武器附魔,落到这般境地,某种程度上来说,真是命运的讽刺。

当初他前呼后拥,如今孤军奋战,这桥段,这戏码,真是很经典的西式古典英雄剧,就差一个得胜归来美人相迎的桥段……不对,还真有,鹿正康脑海里浮现苏湘离的笑靥,他在一阵荒诞的欢愉后,又觉得心里泛凉。

不管是为了什么,哪怕是为了国家,为了家人,为了苏湘离,还是为了他自己,都不能死在这里。

清纯美眉贴身性感泳衣,背部全裸展有人曲线。

不能被无言深渊打败,说不定,被它杀死就真的是死了,而不是进入无名之岛。

刚进新手村就得干满级boss,鹿正康还是有些焦虑的,在游戏里无言深渊只是攻高血厚而已,打来打去就三板斧,不足为虑,但在这样一个拟真的环境里,想要击败它,难度就不只是翻倍了。

无论如何,鹿正康不想输,哪怕一次也不想输,他输不起。

鹿正康推开舱门,让甲板显露在眼前,在一片深黑无明的渊泽中,涛涛巨浪让船只颠簸摇摆,甲板上零星的油灯只发散出可怜而有限的枯木般的黄光。狂风裹着豆大的浑浊雨滴砸落,击打在他的神躯上有清楚的钝痛感。那股咸腥味愈发浓烈了,在眼前不可捉摸的阴影里,上空雷霆划过,遽然炸裂的强光闪出一个浑然如山峦的轮廓。

这一片海,隔绝了彼岸与囚笼,在海上,有一类名为克拉肯的海怪,它们是阻挠真实自我逃离囚牢的邪灵化身,它们袭扰海面上的船只,把船员带到岛上,让他们在囚牢里浑浑噩噩直到被同化。

克拉肯的形态多种多样,据说当它们的生命力耗尽后便会化作一颗闪耀珍珠,而这种珍珠,鹿正康曾拿到过,并且已经融入了机械鹿的躯体,使得原本的金属之躯逆生血肉。

眼前的无言深渊,亦是一只克拉肯。

他与它,二者的位格是等同的,不必惧怕,不必恐慌,这是在荣誉上公平的对决。

无言深渊的形象类似克苏鲁,表皮深绿近乎浓黑,泛着淡淡的油光,一颗章鱼头,触须垂到地面,姿态似猿类,筋肉饱满的前足拄地,后足稍显细弱,但仍旧可以支撑其庞然的躯体跳跃起来。

鹿正康举起兵刃,缓步在摇曳颠簸的甲板上移动,慢慢朝着无言深渊靠近。

在它硕大的,似乎一颗根须暴露的古树般的头颅上,两颗浑浊深黑的眸子里闪烁出一种超乎可见光波段的磷光,鹿正康觑见了,这种磷光仿佛也存在生命一般,在他神目的注视里,宛如风中丝带一样纠缠着,以一种缓慢而轻柔的速度,朝他袭来。

鹿正康侧向滑步,一边躲开慢慢弥散开来的磷光,一边向着无言深渊的侧方试图绕后。

克拉肯寂然不动,仿佛是雕塑一样静默,鹿正康却能闻到越来越浓烈的腥臭味,它的口器里滴落着淡蓝色的黏液。

它在贪婪的渴求食物吗?

鹿正康在这种临战之际,感受到一种奇妙的安静,他有一种躺在餐盘里鲜美的活鱼一样的安详感,而刀叉即将落在他的血肉上。

呼——

无言深渊狞恶的右掌突然袭来,一只手掌的宽度便足似鹿正康身高一般,在间不容发之时,机械鹿探身跳起,空中翻滚,一锤子劈砸在其指段上,白金色的神圣辉光仿佛酸液般将其表皮腐蚀,无言深渊的腹腔收缩了一下,吐出一口闷气。

鹿正康身在半空,头顶上又有恶风袭来,他凝神抬刀,抵在无言深渊的左手掌心,先一步落在地面,一个翻滚躲开掌压。

无言深渊眼中的磷光愈发浓烈了,天上雷霆阵阵,狂风夹杂骤雨,世界在明灭间咆哮,海天混沌蒙昧,鹿正康慢慢站起来,举起兵刃,朝着眼前的巨兽,冲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