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婧琪麻豆传媒映画

0 Comments

吃过了晚饭后,洛北渊也不着急带她回家,而是将车驶到了一处广场,找了位置停了下来。

“我们来这里干嘛?”乔安安好奇的问。

“散步。”洛北渊懒洋洋的说。

“哦。”乔安安看着这个广场,以前经常跟妈妈会过来,只可惜,物是人非了。

洛北渊下了车,两个人并肩沿着旁边的花园道路走去。

路灯一盏一盏的往前漫延着,暖色的灯火,映衬着树木花草,营造出一种温馨的感觉,不少的人拖家带口的来这里散步,享受着晚风,夜景。

乔安安跟在洛北渊的身边,一步一步往前走去,这里的人都很散懒,人多却并不挤,大家都仿佛不赶时间一样,小孩子偶尔蹲下来看花,家人就微笑的跟着弯腰。

看着这来来往往的人群,乔安安突然发现,好像不幸福的家庭就只剩自己一家了,这里所有的人脸上都是幸福的。

乔安安发现这一点后,情绪又莫名的低落了下去。

洛北渊看似往前走着,可他却时刻关注着身边女孩子的表情,见她低着个头,他立即伸手牵住了她的手:“怎么了?又有心事啊?”

乔安安只觉的男人掌心温热,烫的她心尖一颤,她下意识的摇头:“没有啊。”

“那为什么闷闷不乐?”洛北渊看出她在伪装,直接追问。

白皙清纯网球少女运动紧身衣大秀性感凹凸身材

乔安安只好如实相告:“也许正如所说的那样,幸福的婚姻还有很多很多,只是我眼界太窄了,没有用心去发现。”

洛北渊毫不客气的点头:“当然了,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怎么能发现?”

乔安安愣住,难道真是这样的吗?她活在一个小圈子里。

“这不是安安嘛?”突然,一个大妈的声音传过来。

乔安安一转身,就看到了一个邻居大妈,她立即热情的走过来打招呼:“安安,真的是啊,跟妈搬去哪住了?好久没看到妈妈了?”

乔安安顿时干笑了起来:“我妈回我外婆家去住了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,这位是男朋友吧,好帅气啊。”大妈睁着老花眼,打量着洛北渊,真是一个精神的帅小伙。

乔安安这才发现,自己还跟洛北渊牵着手,她猛的将男人的大掌脱开,将双手背到自己的身后去:“不是,他是我朋友,刘姨,我们先走一步了,再见。”

乔安安就像做贼心虚一般,抓了洛北渊的手臂,就快步的离开了。

洛北渊俊脸有些不高兴,刚才她急欲摆脱他的样子,他可是感觉出来了,怎么?嫌弃他做她的男朋友啊?

走了好一段路,乔安安还在回头寻找那位刘姨的踪影,直到发现看不见她了,她这才松了口气。

“跑什么?”男人有些不满的问。

“她可是我们小区出了名的碎嘴,要是被她看到了,指不定要怎么说我呢。”乔安安是一个怕麻烦的人,所以,她真的不想成为小区那群阿姨的八卦对象。

“怕什么?又没做亏心事。”洛北渊更加没好气了,这个女人不由分说拽着他乱跑一顿,原来是担心自己的名声,呵,他就要搞坏她的名声。

乔安安点着头,喘着气:“是,是没做亏心事,可是……唔。”

乔安安气还没喘均,话也没有说完,脸蛋就被男人双手捧住了,他直接吻住了她没完没了的小嘴。

乔安安眸子瞬间睁大了一圈,等到她反映过来后,立即推开了男人:“洛北渊,干嘛?”

乔安安吓的半死,这人来人往的地方,虽然她们此刻是躲在一个树影下,可还是把她吓住了。

洛北渊薄唇勾起一抹邪笑:“怕让她看见吗?那完了,她肯定都看见了。”

“……”乔安安彻底无语了。

“没什么好担心的,走吧。”洛北渊见她一脸羞恼的表情,只好温柔的摸摸她的长发,低沉说道。

“我可没夸张。”乔安安焦急的为自己辩解着:“不知道,之前我们小区有个姐姐,就是被一个邻居看见坐一个男人的车回来,她们就说她被那男人包养了,后来好多人都不愿意给她做介绍相亲,名声对们男人来说,也许不重要,可对女人来说就是致命的。”

洛北渊还是头一次看到乔安安一张小嘴这么能说,但不得不说,她此刻说个没完的样子,才像是真正的她。

洛北渊听着,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真有这么严重啊?那现在是不是担心名声毁了,就没有人上门找相亲了?”

乔安安美眸一愕,有些生气的白了他一眼:“我才不会相亲,再说了,我也不住那小区了,她们也说不着我。”

“那不就行了吗?已经有我了,还需要相亲吗?”洛北渊立即接她的话说道。

乔安安脚步一顿,难于置信的看着他:“洛北渊,真的那么喜欢我吗?我到底哪里吸引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男人给出的答案,让乔安安更加的莫名其妙。

“什么叫不知道?喜欢我,可却说不出理由?”乔安安不由的笑起来,是被气的。

“没错,我说不出理由,别人我不喜欢,我就喜欢。”洛北渊热烫的目光盯着她,声线低沉了不少。

乔安安被他看的意乱情迷了,她赶紧将目光移开:“那太荒唐了吧,如果我喜欢的话,我肯定有理由的。”

“是吗?说说的理由。”洛北渊心底一喜,她这不是在开玩笑吧。

“长的帅气,多金,事业有成还居家,看似高冷,心却柔软怜悯,洛北渊,真的太完美了,我怀疑是不是真实存在的。”乔安安说完他的优点后,发现他目前为止,好像没有缺点,奇怪了,是人都有啊,他怎么可能没有?

“那是因为还不了解我。”洛北渊差点爆笑出声了,这个傻瓜,看人可以这么肤浅吗?

“我觉的我已经有点了解了。”乔安安嘟起了嘴巴。

“不,可能还不知道我这个人很霸道,严苛,多疑。”洛北渊忍不住了笑意,故作严肃的说道。

“霸道?”乔安安眨了眨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