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系列百度云

0 Comments

林也不管这小子的表情,径自说道:“魔法装备没有最好的,只有最适合的。那么你想清楚了,最适合自己的东西是什么了吗?假如没有,那是不是暂时用不上?还是说为了赌口气,你要随便做做不成?假如你是抱持这种心态,我才不帮你做任何东西,因为那纯粹就是浪费材料跟时间。”

阿札德依旧无言以对。他脖子僵硬地一动一动,转头看向侃侃而谈的魔法师。

林继续说道:“退一万步来说,你有思考过自己要朝什么方向去进步吗?这个方向除了自己努力以外,需要魔法提供什么样的帮助?不过看起来,你什么都没有想过。而你的战斗方式,也只是尽情地去挥霍自己的天赋,不曾真正静下心来,好好地打磨这一切。难怪史东对你的评价,就是如孩子一般。”

听到关键词,阿札德像是醒了过来。他问:“史东?你是说那颗死人脑袋。”

“是的,就是他。严格说起来,他算是只剩下头颅的缝合尸,而且还是活超过一千年的不死族,芬亲手做的亡灵造物。”

不过阿札德没有关心林的回答,他只是在思索着自己的问题。呓语般说着:“如孩子般呀。”

对于阿札德的喃喃自语,林一时间也没听出来他的念头发散到哪里去了,所以没办法接话。不过林可没打算静静地等这位皇子殿下思考。

收起全部的水镜术。林先倒了一碟冰牛奶给一旁等很久的灰猫哈迪,再倒了一杯,端给阿札德后,便挥挥手赶人,说:“刚刚文件的编号是9598,你也有首棺权限,想看自己去看。要静静思考的话,到一边去,不要妨碍我观星。等到你全部想明白,规划好了,再来谈后续的作业吧。”

某人却是窃喜不已。来自地球游戏的捏脸与自由加点地狱,哪有那么轻松的。假如没有模特儿与攻略,前者估计就是随机造型一直按,按到某个顺眼的为止;后者则是抱着随便加点、随便玩的试水心思,反正不满意,就重开新角色。

反正自己是从没有认真研究过这玩意儿,因为那就是个游戏而已,不想花太多的心思与精力。但这里可是现实世界,每一次决定,都有必须要付出的成本,以及可能会造成的影响。而且最重要的一点,自己可没有设置随机组合的选项。

整理出这个目录的提案,是在前两三天,芬提出要和法圣玛呵塔卜作交易时,林才让两个少女去整理相关资料的。两个没见过世面的蠢丫头,很认真且兴高采烈地做出洋洋洒洒的长篇列表,完全没察觉当中的猫逆。

但那位前魔王大人可能发觉了某人的用意,只是没说而已,反正坑的是别人。对一个魔法师而言,先发现问题,再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,这才是正道。

好是清爽的外拍

假如是自我审视,自我检讨那也就算了。但一开始就由他人把所有选项摊在眼前,然后从中寻找所谓的‘最合适’,就如同任由别人把自己局限在一个小框框中,怎么蹦跶都在这个圈子里,不见得是好事。

而眼前这位用蛮不在乎的态度游戏人间的顶尖强者,在第一时间并没有察觉某人的用心,顺利地被忽悠进一个思维误区中。

倒不是说自己讲的那些话是错误的,只是原本这些事情是阿札德不会关心的,却被某人一把推进坑里。想要爬出来,没个三五天看来是不可能的,然后想明白前因后果又不知道要花几天。

所以看起来,眼前这一关是跨过去了。林暗中松了一口气。

只是他低估了阿札德敏捷的思绪,以及这位玩世不恭之人,对待事情态度。可以说刚刚片刻的失态,是他这一辈子所不曾有过的经历,很有趣。但要把自己一直陷在那思绪的漩涡之中,也太蠢了。

双眸恢复光彩的他,一只绿、一只蓝的眼睛绽放着俏皮的目光。阿札德用坏笑的表情,上下扫视着某人。不管这个魔法师说这些话的真实用意是什么,他不爱做选择,甚至不在乎得到或失去什么,他只是享受过程而已。

而这一回打交道的过程,他也的确得到了之前从未想过的事情。这不由得让他更好奇了,在史东的眼中,他得到的评价是如孩子一般;那么在这个魔法师的眼中,他又看到了什么?

随着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曝光,阿札德察觉到自己的优势愈来愈少。相较之下,自己试探这间屋子里的防御破绽,速度远没有自己优势减退的速度要快。究竟是为什么,自己至今仍探查不出来。

倏忽灵光一闪,阿札德想起之前这个魔法师所说,关于星象的科学观点。他突然问道:“关于我的行动,你一样可以用数学式子来表示,继而预测我的行动吗?”

原本看到魔王子的眼神恢复风采,林在心中暗呼不妙。没想到他搁下了衣服的话题不谈,问起了另一件似乎是更严重的事情。

不过只要眼前之人不去纠结,他跟那位法圣究竟是谁先做衣服,谁后做衣服的问题,对林来说,就不算最糟糕的状况。平心而论,他也不想得罪这一位。阿札德的性情起起伏伏的,尽走极端,相处起来实在是很费神。但看状况,又摆脱不掉……

想了想,针对阿札德的问题,林决定老实说道:“你问能不能用数学来预测你的行动,我的答案是可以,但应该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准确与容易。主要是依靠统计学,来计算出可能性的机率,而这必须仰赖大量的历史信息。其实相似的能力,每个人都会有,包括你在内。面对一件事情,只要你尝试过愈多次,经验愈丰富,在又一次面对相似的事情时,你就会有直觉式的判断。做事是如此,战斗也是如此。这没有什么。”

虽然林试着淡化这个能力的影响力,但阿札德却不为所动,直指关键说道:“可是用上你所说的方法后,这个累积经验的速度,跟那些浸淫数十年,才能有此直觉的人来说,是天差地远。你确定这个方法,真的没有什么?你觉得我是傻的?或者说,希望我是个傻子的你,其实也没聪明到哪里去。只有白痴,才会天真地认为这个世界的人都跟他一样是个白痴。我都不晓得你有那些贵族的血统呢。”

还能怎么办?林只能干笑以对。

这时推门声打破了僵局,走进来的是穿着白猫服的黑发褐肤少女。因为服装的关系,她总算摆脱了千年不变的两条麻花辫发型。而是将同样的两条辫子,盘在左右,两鬓留了一缕头发。相同的稚气,却是不一样的味道。

而在她脚边探头探脑的,则是小花猫莉莉。一看到哈迪在房间里头独自享用着牛奶,牠也捻着脚步,轻轻悄悄地窜了进来。

只是还不到她们给自己送上宵夜的时间呀。有什么事情吗?林在心里如此想着。

卡雅直接给出了答案:“老师,麦尔姌来通知了。”

得到一个转移话题的机会,林暗自庆幸,连忙接话说:“那位黑暗精灵小姐总算连络我们了呀。之前她说三四个月的时间,就可以回到她们的部落了。这都过去大半年了,我都要以为他们是不是全部死在路边,没能回去了呢。她有要求我什么时候过去吗?”

卡雅将邮件内容展示在一个水镜术屏幕上,再将水镜移到自家老师面前,同时说道:“不,麦尔姌没有写什么内容,就只是传达她已经抵达部落的消息。”

简单浏览一下,反正也没几个字,版面干净。林随口说道:“是嘛。那你帮我回复一个我明天早上再去见法思那斯的消息。今天太晚了,我就不过去了。”

“好的,老师。”得到回复之后,卡雅退了出去。

再回头,林就看到阿札德正拿着手中的牛奶,自己一口,往小碟子里倒一口,逗着小花猫莉莉。哈迪则是退到了一旁,既爱怜,又有些无奈地看着被逗弄着的小猫。

阿札德一个不知算好,还是算不好的习惯。只要事情被打断了,他通常不会生硬地将事情继续下去。但有时他会莫名其妙地又绕回到同一件事情上,要跟上他思维的节奏很有挑战性。

就像现在,他放下了之前谈论的话题,又拐了个弯说道:“你明天要去黑暗精灵的世界树部落?我也要去,见识见识一下。看看住在不见天日的地底下,那些死灰色的精灵究竟是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。这应该会很有趣。”

“真遗憾,我拒绝。用闪现术带人走,我怕你被高维异种能量腐蚀,变成奇奇怪怪的东西。原本的你就已经够糟糕了,我不想把你变得更糟糕。”忽然,林一个念头兴起,说:“也许这样反而会让你变得好相处一点。那我们要试试吗?”

“同样遗憾,我不做魔法师的实验品。”阿札德很干脆地一口回绝后,又说道:“我记得你帮其他人做的衣服,就有一个是抵御你说的那种怪异能量的防护魔法吧。那这个魔法,就是我要穿的衣服所要附加的第一个魔法了。帮我记得了。其他的我再想想。”说着,阿札德便要离开。

林在后头喊着:“记得,9598号文件。可以参考里面的数据。”

阿札德头也不回,甩了甩手。就不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。林也只能说,习惯坑人的家伙,也许对于防止自己被坑也很有一套。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