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6_a5383

0 Comments

   在小队来之前,艾泽拉就已经警告过了,这可能是一场苦战。

   神秘的光天使,团长说索德罗斯曾与之对峙,克拉丽斯斩断了对方一条飘带,然后就此罢手。

   蕾娜曾建议他们要不考虑更换敌人做测试,比如去猎杀第一位因使徒而产生变异的怪兽“利维坦”。

   但是出于“光天使”的名字,夜林觉得,这可能是月娜的一分机缘,阿拉德大陆唯一天使,说不定能让月娜领悟一点东西。

   然而未曾想,对方居然想要月娜的心脏,一颗信仰神的心脏,这是什么怪癖,还是说他想亵渎神灵?

   当啷!

   魔剑在颤抖,它好像撞上了一堵无形的气墙,任凭魔焰升腾,就是无法寸进分毫。

   夜林的攻击同样受阻,在阿伽门农身前,赫然出现一道晶莹的青色圣光沁盾。

   果然是天使……

   反而墨梅凝结的念气罩,在那杆神秘武器的进攻下,寸寸崩裂。

   突如其来的战斗,虽然早有预料,但未曾想会落得如此一面倒的不利局面。

   果然就像“潘”所说的那样,即使变强了,也还会有更强大的敌人出现。

  
幼稚清纯mm电玩城一日游玩跟拍图片

   无敌,只是一个经不起验证的词!

   而作为被着重对待的月娜,身体突然开始不受自己控制,她的后背伸展出圣洁的白色羽翼,身体缓缓浮空,绽放出耀目的金色圣光。

   圣光天启!

   阿伽门农,强制月娜展开了双翼状态。

   随后任凭墨梅近乎于疯狂的念气倾泻,也挡不住那一杆无比辉煌的圣枪。

   枪的尖芒,直指月娜心脏,信仰神,完美的心脏!

   局势极为不利,莫说是验证实力,接下来小队不出现损伤,已经是千恩万谢了。

   夜林无奈,迅速腾空跃起,抱住陷入沉睡的月娜转身就想逃,神秘的光天使,具有难以理解的伟岸之力。

   噗~

   逃跑的动作一僵,夜林慢慢低头,满眼都是不可置信。

   他的胸膛,连同昏迷状态的月娜,一并被洞穿了!

   陡然的寂静无声,所有人见状都愣住了。

   从与阿伽门农展开战斗不过一分钟,这一杆奇异的武器,就仿佛无视防御一般,洞穿了两个人的身体。

   神辉还在闪耀,但希娅特却感觉通体冰凉,头脑发晕。

   “复活币,快,复活币。”

   墨梅急到嘴唇都在哆嗦,她完不理解,怎么会变成这样,怎么会突然让两个人重伤啊。

   然而,夜林眼睛眨了眨,缓缓往旁边走了一步,原本穿透他胸膛的圣枪,仿佛只是一道光柱一般,居然没有对他造成一丝伤害。

   月娜似乎躺在一个空气床上面,就这么悬浮在空中,脸色苍白,被武器贯穿,但胸口仍有微弱的呼吸起伏。

   圣枪被阿伽门农召回,枪尖上,有一点极致闪耀的光,纯净,无瑕。

   完美的心脏?

   可是,月娜的衣衫上,根本没有一丝血迹。

   出于担忧,夜林很认真感受了一番,心跳的频率很柔软……频率很缓慢,但的确在跳动,保有生命的迹象。

   麦露突然轻呼出声:“月娜的圣光不见了?”

   果不其然,原本圣光闪耀,双翼展开的月娜,如今安静恬静,没有光芒,没有圣力,像是一个未经洗礼的普通女孩。

   阿伽门农剥夺了圣力?

   所谓完美无瑕的心脏,就是信仰神明形成的圣力?

   阿伽门农忽然消失不见,带着从月娜身上剥夺的光,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。

   诡异的一幕,让所有人都摸不清头脑。

   就在这时,月娜睫毛微动,慢慢醒了过来。

   醒来第一件事,就是咬牙切齿般扑过去“殴打”夜林。

   “你这混球,无耻之徒,居然趁人之危!死不要脸,臭混账!在这么多人面前!”

   她刚刚看似被阿伽门农强行催眠,实际上并没有昏睡,只是处于一种睁不开眼的状态。

   正义被袭击的感觉,自然逃不掉她的感受。

   夜林自知理亏,只能抱头蹲防,然后笑道:“我以后私下再做,不过月娜,你的圣力不见了怎么办。”

   信仰“神”的圣职者,体内产生的力量,就是圣力。

   如果被剥夺了圣力,那么她往后可怎么办?

   还是圣职者么?

   然而在夜林错愕的目光中,月娜哼哼一声,强忍脸红,慢慢伸出左手,其掌心,泛着一点纯白的荧光。

   虽然像风中火烛一般弱小,但这的确就是圣力啊!

   “只要心中虔诚信仰着神,无论被剥夺多少次圣力,都会重新凝聚出最圣洁的力量,这是神的恩赐。”

   眼眸中显露出欣喜,圣力的重新涌出,证明了那位“神”,一直没有放弃祂的信徒们。

   也验证了,她是一位足够虔诚的信徒。

   阿伽门农的强大远超所有人预料,如今她只是陷入一段时间的虚弱状态,已经是完可以在接受范围之内了。

   墨梅也拍着胸口,放下了提着的心,道:“那我们……回去?还挺想念的。”

   希娅特她们纷纷点头同意,这次外出的时间还挺久的,貌似是该回去了。

   极限祭坛也逐渐被黑暗笼罩,峡谷间的冷风吹拂呜咽,犹如幽魂不绝的哀嚎。

   正当夜林也觉得是该与艾泽拉道别,回赫顿玛尔的时候,金色圣光从天而降,阿伽门农居然又回来了!

   神辉威严,虽然没有预想中的六翼翅膀,也不知道对方为何光暗同体,但阿伽门农天使的身份已经确定无疑。

   起码,他曾经是一位实力强大的光天使!

   “多少年了,我又察觉到了他的气息。”

   阿伽门农似乎有些怀念,他黑洞洞的袖口中,飞出一块圆形金色勋章,径直落在月娜面前。

   “我拿走了你的圣力,这块沾染了曾经的天使气息,天使之源护石,就当做交换吧。”

   天使之源

   金色勋章充盈着难以置信的圣力,仅仅是握在手中,月娜就感觉好像在神的面前祈祷,沐浴着纯洁的光辉。

   这种感觉,她好像距离神,又近了一步!

   曾经的天使气息?

   夜林敏锐察觉到了一点东西,果然阿伽门农这般光与暗,生与死纠缠的特殊状态,是有着什么秘辛么?

   他有一种直觉,堕落,却又保持一半圣光的阿伽门农,背后有着一个极端可怕的秘密。

   还有米歇尔如神之子般从天而降,三年便成长为英俊少年,他又到底是从哪里来的?

   “天使大人!”

   因为护石澎湃的圣力,月娜已经不在怀疑阿伽门农的身份和立场。

   就如同蓝拳圣使和异端审判者一般,雷米迪亚内部,并不阻止对邪恶之物的歼灭。

   或许阿伽门农的行为,也是吞噬异端呢?

   “天使大人,我们圣职者,非常期待最靠近神的天使,能指点我们更加聆听神的旨意!”

   若是能够把阿伽门农请到雷米迪亚大圣堂,对于所有圣职者来说,都是一种振奋人心的激励。

  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夜林在月娜发出请求的时候,察觉到阿伽门农背后的黑暗,似乎有一眨眼的晃动。

   阿伽门农顿了顿,手中再次出现了他那柄圣枪武器,狭长精美,璀璨神圣。

   “这是圣枪布里欧纳克,希望你在接近神的道路上,能一直坚守本心,一直,一直……”

   叮~

   圣枪斜入地面,看这般模样,阿伽门农赫然是要把武器,送给月娜?

   光天使的武器,自然是意义非凡,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,月娜虽然惊喜过望,但完不能理解。

   “我掌握光暗之力,圣枪对我来说意义不大。”

   这是很敷衍的解释,傻子都能听出来,夜林对此极为不满意。

   但是激动的月娜已经抓起了圣枪缓缓摩挲,像宝贝一样宠着疼着。

   同时心里暗自感激夜林,果然,极限祭坛是她的机缘之地。

   “你笑什么?”

   阿伽门农缓缓转头盯着夜林,那兜帽下面,似乎隐匿着一道极度深寒的目光。

   “咳,不是~”

   夜林没想到偷笑被对方发现了,干脆摊了摊手,道:“遥远的魔界,海博伦的君主卢克,能够平衡光暗,制造生命,泰波尔斯的领导者,普雷睁开眼睛就是光明,伊西斯醒来就是黑夜。”

   单论光与暗的掌控能力,阿伽门农还是要逊色一筹。

   “哦?”

   一声不置可否的回应,阿伽门农身形缓缓黯淡,显然不想和他们多做废话,示意你们滚蛋吧。

   夜林也十分知趣,拽着收获满满有点得意忘形的月娜,一起离开极限祭坛。

   该回家了。

   就在小队离开之后,阿伽门农浮现在祭坛中央,凝望着黑夜降临,暮色笼罩大地与祭坛。

   “神,一个骗局,米歇尔,你的选择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