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27_a5171

0 Comments

赫云舒突然想起,那一日用望远镜观察湖心亭的时候,燕凌寒对于望远镜的效用很是惊奇。当时她便想着在这个时代制造出简易的望远镜,运用于军队中,必定会有所助益。

而如果真的做到了这件事,最为开心的人,只怕就是燕凌寒了。

“喂,燕凌寒。”赫云舒唤他,想要告诉他自己的打算。

燕凌寒抬头,看着赫云舒,道:“什么?”

看着他,赫云舒突然改变了主意,将想要说出的话咽了回去,转而一笑,道:“没什么,想了。”

“好啊,我允许想我。”闻言,燕凌寒傲娇地应道。

尔后,他夹起一块粉蒸排骨,放在了赫云舒的碗里,道:“吃吧,我要把养的胖一些。这样……”

说到这里,燕凌寒故意停了下来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“什么?”赫云舒问道。

燕凌寒凑近了赫云舒的耳边,道:“这样,抱起来舒服。”

赫云舒轻轻地捶了他一下,道:“哼,登徒子。”

燕凌寒笑着,将一个剥好的虾放进了赫云舒的嘴里。

清纯女孩的十七岁清晨美图

二人吃罢饭,从菩提树上下来,一同往芳华殿而去。

自然,从芳华殿正门而入的,只有赫云舒一人。

待她到了侧殿之外,便听到从正殿那里遥遥传来花芊柔的声音:“这宫中,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可真是太多了。”

赫云舒嗤的一笑,并不理她。

就在她准备推门而进的时候,花芊柔又说道:“赫云舒,难道就没有自知之明吗?莫非不知,本婕妤说的人是?”

赫云舒回身,灿然一笑,道:“本郡主初来宫中,至于这宫里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多不多本郡主不清楚。但是嘛,这变绿脸的人,这辈子也只见过一个,还是在这宫中见到的呢。”

花芊柔粉面含怒,此刻她的脸早已恢复如常,但是她永远不会忘记,当她看到自己的脸变绿的时候,心里有多么的惶恐。她害怕自己此生都要顶着那样一张脸生活,幸亏,也只是那么一个上午而已。

她终于,恢复如常。

想起自己的目的,花芊柔的怒气渐渐消散,她微笑着看向赫云舒,道:“到了用晚膳的时间了,不知云舒郡主可否赏脸一起用饭?”

赫云舒笑笑,道:“不了,吃过了。再者说,我怕下毒。”

花芊柔掩嘴一笑,道:“呵呵,云舒郡主真爱说笑话。”

“不过,本郡主虽然已经用了饭,但若是柔婕妤需要,和说些话也是可以的。毕竟,本郡主还担着护佑龙嗣的责任,若不然,也不好向陛下交代。”

赫云舒说的很认真,花芊柔半真半假的笑着,道:“那好,请吧。”

她笑着,往正殿而去。

正殿之内,已经摆上了晚膳。

因花芊柔怀有龙嗣,故而这御膳房送来的膳食皆是进补之物,燕窝、人参粥、清蒸鲍鱼,各类名贵的食材,数不胜数。

花芊柔笑着落座,道:“云舒郡主,真的不再吃一些吗?”

赫云舒笑笑,道:“不了,和讨厌的人在一起,即便是山珍海味,也觉得味同嚼蜡。”

在花芊柔面前,她并不避讳自己的讨厌。既然看得出花芊柔是一个聪慧之人,只不过是伪装成易怒而暴躁的样子,那么,她就无须隐藏自己,可以直白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。

然而,按照常理而言,谁会将自己的真实意图说出来呢?尤其是赫云舒这样一个众所周知的聪明人。

但正是因为如此,当赫云舒说出自己的真实意图的时候,对方反而不敢相信了。比如眼前的花芊柔,因为,她害怕自己会上当。

出于她倨傲易怒的伪装,她生气地将筷子摔在了桌子上,扬手指向赫云舒,道:“赫云舒,不要仗着自己的郡主身份,本婕妤有龙嗣在身,什么也不怕。”

赫云舒笑笑,道:“那是自然,柔婕妤如今身子贵重,一朝母凭子贵,自然是贵不可言。如此,又有何惧呢?”

“知道就好。”花芊柔气鼓鼓地说道。

赫云舒瞥了一眼一桌子的进补食材,道:“柔婕妤快用饭吧,这一桌子的滋补晚膳,若是凉了可就不好了。”

花芊柔并不应声,却在侍女的伺候下用起晚膳来。

赫云舒平静的眸子扫过在场的众人,果然,有两张脸是陌生的,并非是这正殿之中原本就有的人。

看来,花芊柔的计划,已经慢慢实施了。

这,很好。如今,她做的越多,露出的狐狸尾巴就越多。

尔后,赫云舒看向伺候花芊柔用饭的竹香。竹香的这张脸,平淡无奇,但依百里姝所言,此人的身上有易容所用的药材的味道。

她易了容,莫非,她就是赫玉瑶吗?

赫云舒看向她的眸子,一个人就算再怎么伪装,那双眼睛也是无法伪装的。

她随手拿起一个盘子里的樱桃,朝着竹香的脑袋扔了过去。

红色的樱桃不偏不倚地砸在了竹香的脑门儿上,又弹落在地。

竹香抬头,看向赫云舒,眸子里闪过一丝厉色,转瞬又恢复如常。那眸子的变化不过是片刻之间,若不留意根本就无法看到。但,赫云舒清清楚楚地看到了。

同时,她还知道,几乎是在竹香的眸子里闪过厉色的瞬间,花芊柔的手在下面拉了竹香一下。虽然赫云舒并未真真切切地看到,但那一刻,竹香的衣服明显下坠了一下,如此,便不难推测。

尔后,赫云舒笑了笑,道:“喂,本郡主热了,给本郡主拿个温毛巾来,本郡主要擦脸。”

竹香纹丝不动。

花芊柔面露怒色,道:“云舒郡主,在本婕妤这里支使本婕妤的奴才,不好吧?”

赫云舒淡然一笑,道:“本郡主是柔婕妤请来护佑腹中龙嗣的,用用这里的奴才,难道有什么不可以吗?或者,柔婕妤的意思是,这里的奴才,本郡主使唤不动。那要不然,本郡主去皇后娘娘宫里走一趟,请她派几个人过来,觉得如何?”

闻言,花芊柔的脸色倏然一变。